体迷窗之中国第一位女乒世界冠军-邱钟惠

乒乓球是中国的国球,早在上个世纪容国团在世界赛事上凭借乒乓球崭露头角,这项运动逐渐在中国普及开来。许多年来,中国出现了很多在乒乓球项目上取得成就的传奇人物。强如张怡宁,王楠等运动员都因为获得了太多世界冠军,被日本媒体称为大魔王。其实,中国第一名女子世界冠军也是在乒乓球项目上获得的成就,她就是邱钟惠,1961年获得第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女子单打冠军,使中国在女子世界冠军上完成了零的突破。“邱钟惠”这个名字,在乒乓球界是响当当的。她从云南走出去,是中国第一位乒乓球女子单打世界冠军,当过教练、体育科研人员和体育记者,还是《乒乓世界》杂志的主创人员之一,她的一生多彩多姿,参赞夫人、商海闯将……

邱钟惠1935年出生于云南。小时候邱钟惠就喜欢打乒乓球。1952年全国第一届乒乓球赛的时候,邱钟惠获取了参赛资格。尽管没有进入八强,但是她顽强拼搏的劲头以及精彩的表现让她成为了“候补国手”。由于新加坡不发入境签证,中国队无法参加亚洲锦标赛,小邱也就回到昆明一中。正当邱钟惠专心致志地读书的时候,1953年邱钟惠意外地接到西南行政体委的通知,要她跟随刚从20届世乒赛归来的国家队到四川省做巡回表演。就这样,邱钟惠被调入北京,正式参加国家队的训练。

1961年第26届世乒赛将在北京举行!这是新中国第一次取得国际大型体育赛事的举办权。消息传来,全国人民无不为之欢欣鼓舞。

很快,国家体委在全国搞了一次“乒乓球会战”,通过会战筛选人才,最终选出了“一百单八将”,组成了国家乒乓球集训队。当时,正值国家三年严重自然灾害时期,为了保证运动员的训练状态,贺龙要求国家体委克服困难,向运动员们提供最大限度的食品保障。

对于当时的情况,运动员邱钟惠至今仍记忆犹新。有一次邱钟惠看到一些老百姓拿一种前头有夹子的竿子去摘树上的花叶,她便上前去问,干嘛把这好端端的树叶给揪下来?那几个老百姓看着她半天冒出一句说,“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现在是困难时期你知道吗,粮食不够吃,这个拿下来可以和粮食混在一块,代替粮食吃的。”

听完这位中年男子的话,邱钟惠的脸顿时就涨红了起来,她也顾不得自己先前跑出来买东西的初衷,赶紧就掉头往宿舍跑去。跑回去她就写了一篇日记,记下了当时的感触:“多么伟大的人民,多么了不起的人民,吃的是草,挤出来的的是奶汁,来哺养我们。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就因为他们寄希望于我们,希望我们为祖国人民争光,在26届打好成绩。所以我说我宁愿少活二十年,也要夺取世界冠军。”

1961年,第26届世乒赛决赛在北京工人体育馆进行。决赛双方分别是中国的邱钟惠和匈牙利的高基安。比赛当天,体育馆座无虚席,他们都在期盼着中国是否能体育项目出现一位巾帼英雄,让中国在在女子世界冠军上完成了零的突破。比赛打的十分激烈,双方你来我往,在决胜局打成了18平,体育馆因为比赛的精彩而沸腾了。人们都在等着那激动人心的一刻到来。邱钟惠发球,扣杀,再一记回头,最终不负众望,以21:19收下了比赛的胜利。夺得了中国女子第一个世界冠军。

邱钟惠在1963年世乒赛结束之后选择了退役,此时的她已经28岁了,过了职业运动员的黄金年龄。同年与当时的著名演员张瞳结婚,张瞳是电视剧《三国演义》中陶谦的扮演者,不过这段感情仅仅维持了三年,期间二人育有一子。她的第二任丈夫是外交官韩模宁。邱钟惠曾先后担任过北京队和国家队的教练工作,也曾调到国家体委科研所,协助从科学的角度去研究乒乓球运动的学问,并获得了一定的成就。之后邱钟惠跟随丈夫下海经商,凭借自己的努力,成立了一家体育用品公司并担任董事长,为人生添上一笔异彩。

邱钟惠的父亲邱天培曾是腾冲县的县长。他负责督建凌驾于滔滔怒江上的惠通桥,1935年桥梁竣工之时,正好是女儿出生之日。双喜临门,帮替女儿取名钟惠,以作纪念。纵观邱钟惠辉煌的人生,拿冠军,做教练,搞科研,开公司,无论是哪一样没有离开过她为之奋斗的乒乓球。她永不言倦,永不言休的奋斗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个人学习,希望运动健儿们以她为榜样,终有一天能收获胜利的果实。

邱钟惠目前在北京定居,但无论多忙每年都要回云南来。每次回来,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上坟,然后就让小妹替她安排几类必见的人:所有的亲人、老球友、老同学。因为云南是她的故乡,是她的根。她对云南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

邱钟惠从没忘记自己云南人。她一直认为是云南的沃土培养了她,是云南让她与乒乓球结缘:她第一次打球,是在在昆明市立中学(现昆三中)“三皇”大殿外走廊上那张七拱八翘的乒乓球桌上,哥哥邱钟仑把她带入了小小银球的奇妙世界;云南体委把到西南参赛的名额给了她就读的女一中,她得以崭露头角,进而在自己的努力下,一步步在中国乒坛、仍至世界乒坛上留下她闪光的名字,为中国的乒乓球事业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邱钟惠10岁时一家人迁到了昆明,父亲是位旧知识分子。他满心希望把这个女儿培养成举止有度的大家闺秀,邱钟惠小学毕业后,被送进了钱局街的女子职业学校学女红、礼仪,但这些,与邱钟惠的性格和理想相差实在太远,她耐着性子学了一个学期,觉得这些东西实在无聊,坚持转到了昆明市立中学(现昆三中)读初中。父亲意识到,与其令女儿终身遗憾,不如让她的性格得到合理发展,也就由她了。邱钟惠觉得,父母的开明,对她一生的成长与发展至关重要。一个个性从小被压制的人,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

1952年,邱钟惠读高一时,全国第一次乒乓球赛举行了,云南在全省范围内选拔选手到重庆参加西南区的比赛。云南省体委把两个女子选手的名额给了女一中。结果,邱钟惠以顽强的斗志反败为胜,一举夺得了全省冠军,取得了到重庆参赛的资格。而后,邱钟惠取得了西南区的女子亚军,代表西南到北京参赛,在与东北强手邱宝莹的比赛中表现出色。在评选国手时,被评为“候补国手”,从此与乒乓球结下不解之缘。

为了夺冠,邱钟惠做了各方面的准备:练体力,练意志,练技术……她甚至在日记里写道: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哪怕少活20年,我也心甘情愿!

那段时间,每天早上6点起床,6点15分早操、跑步、练发球,7点30分早饭,8点15分至11点30分技术训练,下午3点至4点30分多球训练,4点30分至6点30分身体训练。她特别注重意志力的训练,为此逼着自己去跳10米跳台,到人多的地方骑自行车,练完球后,又开始越野长跑,一般都要跑2000米左右,有一次硬撑着跑完了8000米……

1961年4月14日,邱钟惠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与匈牙利选手高基安激战,争夺女子单打的世界冠军。决赛打满了五局,每局都非常激烈,比分咬得很紧,都是17、18、19。邱钟惠先以1:2落后,然后2:2追平,第5局13:17,还是落后!关键时刻,邱钟惠对自己说,不要去想什么冠军不冠军了,还是赶快想战术,要使自己赶快拼,拼!她转头向教练看去,教练就坐在对面,他冲邱钟惠竖起一个大拇指。这是他们的暗号,意思是要打发球抢攻,要打得凶狠。邱钟惠想,对,两强相逢勇者胜!

21:19!邱钟惠赢了第5局。3:2。邱钟惠险胜高基安,为中国乒乓球队夺得了第一个女子单打世界冠军,实现了零的突破!全场观众沸腾了,欢呼雀跃,站起来鼓掌,有的把帽子扔到空中,有的用手挥舞着手中的红旗……邱钟惠的泪水夺眶而出:终于能代表中国登上世界冠军的领奖台了,这可是有史以来中国女性第一次夺到世界冠军啊!

现在的运动员,拿到世界冠军后,国家奖励,单位表彰……毫无疑问是名利双收。那么当年邱钟惠得到什么呢?邱钟惠说,她拿世界冠军的时候,国家正处在特别困难时期,但就在那样的情况下,国家还拿出相当多的财力、物力来支持他们搞训练,打比赛,非常不容易了。现在呢,国家在逐步走向富强,拿出一些钱来奖励世界冠军,也是顺理成章的事。现在的年轻人是赶上好时候了。

邱钟惠当了10年运动员,10年教练员,搞了20年科研,经商至今也已10多年,50多年丰富的人生经历,却从未离开过乒乓球。邱钟惠说,很少有运动员像她一样四个阶段都走过一遍。对她来说,搞科研的那20年是最苦、最难忘的。

那个年代,运动员和科研工作严重脱节,没人能看到科研对乒乓球的重要性,邱钟惠说,她要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着手乒乓球运动的科研工作。

20年的实践,经验当然是够丰富了。如何把理论与实践完美地结合起来?只有高中学历的邱钟惠搬来了体育院校本科的教材,一本一本地啃,经过一年的努力,她的第一本著作《乒乓球的技术与打法》完成了,有11万字,200多幅图片。1979年,这本书获得重要科研成果奖。

说起敢于“吃螃蟹”,邱钟惠还有一件值得一提的事。上个世纪80年代,韩模宁被任命为驻苏联使馆科技参赞,邱钟惠随丈夫一起到莫斯科赴任。在那里,邱钟惠了解到有一种通过切划眼角膜让视力恢复正常的医术,由于医治工具局限与操作难度太大,全苏联只有几名医生能做这种手术。邱钟惠近视很多年了,她想,何不做一下这个手术?做好了,就把这个方法介绍到国内,让眼睛近视的人看到恢复视力的希望,做不好,也就我一个人承担这个后果。结果,手术成功了,邱钟惠摘掉戴了几十年的眼镜。回国以后,她还专门写了一本书介绍这项手术。

邱钟惠认为,从商并非适应于所有的退役运动员。从事体育运动是单一的,而经商是人际交往,要打通关系,比做运动员要复杂得多,不是人人都能胜任。既然这么难,为什么还要下海?

国外运动员与国内运动员收入的差距实在太大,在海外打球,一天的工资相当于国内一个月的收入,有的高出50倍,甚至100倍!邱钟惠目睹了“海外乒团”的冲击波对中国体坛产生的巨大影响,内心感到十分沉重。

由于科研经费不足,国家体委科研所的科研人员工资低,住房困难,如此差的条件,令不少年轻人望而却步,令科研工作陷入了人才断层的危机。

面对这些对中国体育事业发展有严重阻碍的现象,怎么办?经过反复思考,邱钟惠决定下海闯出一条路子,支持体育科研的发展。

现在,邱钟惠体育用品商店早已走向良性循环,开始营利。在她的商店里,大到发球机、球台、运动服,小到球拍、海绵、胶水、胶条,只要与乒乓球有关的,国内外的各种品牌应有尽有。此外,这个店还是传播和介绍乒乓球技术的场所,商品上品不仅标明产地、价格、技术含量,还注明适合哪一类选手,在技术上提供咨询。邱钟惠还经常教顾客打球。俄罗斯、意大利、日本、美国、瑞典、韩国以及一些阿拉伯国家的运动员都爱老远远地到她店里买东西。

只要是女人,都希望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邱钟惠也不例外。曾经,因为轻信与失误,邱钟惠走入了一场错误的婚姻。现在,只要想起当年的轻率举措,邱钟惠仍旧感到痛悔。不过,她并没有沉溺在追悔之中,她懂得了如何把握和珍惜能握在手中的幸福。如今,邱钟惠和韩模宁的3个儿女都已有了自己的事业,女儿在香港发展,一个孙女和一个外孙女也长大成人。邱钟惠从来不要求子女双休日非得来探望自己,她甚至在每次孩子打来电话时说:“你们都挺忙的,不要惦记我和你爸。”

离开云南50多年了,但邱钟惠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云南人。每年她都会回云南生活一段时间,她想念她的家乡,她的亲人和她的故交。

邱钟惠总想为自己的家乡做一些事。师大附小请过邱钟惠去为学生做报告,孩子们对邱钟惠十分热情,有的用笔记本,有的就不知从哪儿撕来一张纸就让邱钟惠签名,邱钟惠来者不拒,一一满足了孩子们的要求。有时,在路上走着有人认出她来,有要合影的,有要签名的,她也是有求必应。2003年,她在昆明举办了一次“钟惠杯”全国乒乓球比赛,参赛的都是全国各地的老年人。这次比赛不仅选手们满意,各界反响也很好,东北的胜利油田队临走时还送了一幅字:高水平的组织,高质量的服务,高品位的宣传,高规格的接待。邱钟惠想到,中国现在已经进入老龄社会,很想在云南办一个老年公寓或俱乐部,邱钟华为此做好了详尽的计划和预算,也由于资金问题而不得不搁浅。

邱钟惠的堂弟邱钟英原是位于昙华寺附近昆25中的校长,退休后在吴井桥办了一个“钟惠培训学校”,邱钟惠任名誉校长。本想多搞一些项目,尤其是乒乓球培训,同样由于资金、场地的限制,目前仅办了高考补习这一项。不过,这个学校教学质量不一般。邱钟惠的几位老球友说,不少补习前只考两三百分的学生,再次高考时都考到了四五百分,还有的高达600多分。她们认识的一些人在那儿补习后都考上了大学。现在,昆明钟惠培训学校是云南AAAA级品牌会员企业。

1952年代表云南省第一次参加全国乒乓球比赛,获得了这次比赛颁发的候补国手的称号。

1953年进入北京体育学院学习,不久被选为国家乒乓队队员。直拍快攻打法,发球变化多,左推右挡凶狠,拉攻技术较好,正手拉球稳健有力。曾五次参加世界乒乓球锦标赛。

1957年作为中国女子乒乓球队主力队员参加了第二十四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为中国女队获得团体第三名立下功劳。

1959年在第二十五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女子单打和女子双打(与孙梅英合作)两项第三名,并是获得女子团体第三名的中国队的主力队员之一。

1961年在第二十六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女子单打冠军和女子双打亚军(与孙梅英合作),并是获得女子团体亚军的中国队的主力队员之一。

1963年在第二十七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获女子双打(与王健合作)和混合双打(与庄则栋合作)两项第三名,并是获得女子团体第三名的中国队的主力队员之一。是中国第一个女子世界冠军获得者。

1964年起任国家乒乓球队教练。1973年到国家体委体育科学研究所从事乒乓球科研工作。

【生态体育】分享群体和竞技赛事版权资源,共享场馆小镇园区综合体资源,畅享体育培训健身旅游资源,提供赛事运营组织策划、体育培训健身指导、体育小镇场馆园区综合体规划咨询,打造全方位全产业链体育文化产业休闲服务创新发展平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