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象牙塔里难得的“烟火气”走了

上面刊载着高金鑫发表的一篇论文,名叫《基于“双高”建设任务导向的博士工作室人才培养能力建设的研究》。

高金鑫离世后的第二天,他的家人收到了杂志社寄来的一本刊物。

上面刊载着高金鑫发表的一篇论文,名叫《基于“双高”建设任务导向的博士工作室人才培养能力建设的研究》。

论文结尾写道:“‘双高’工作室校企合作能力建设有必要且形式多样,设备、经费建设自带特征;管理探索向善,合同建设日渐合规,技术建设意识越来越重视。‘双高’校和高职本科加持、博士工作室校企合作能力建设将全面绽放并愈加有序。”文章字里行间洋溢着高金鑫对于河南职业技术学院博士工作室研发场地的畅想和沉思。

作为学校骨干,高金鑫承担着双高校建设任务,负责参与建设博士工作室。而今,这或许成为他人生的悖论与生命的遗憾。

程志江与高金鑫最后的对话很简单,只是场景有些特殊。高金鑫躺在病床上,程志江坐在病床前。“我的课后面谁来带安排好了吗?”“安排好了。”

这种场合的对话让程志江有些不习惯。他和师兄高金鑫都是河南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既是同事,也是上下楼的邻居。按照以往的惯例,他们应该在实验室、办公室、教学楼中相遇,会因为一些课题讨论的废寝忘食,或者因为新的科研发现而欢喜。但不应该像现在这样,一个即将离开人世,一个在现世无能为力。

程志江是在高金鑫病重之后才知道消息的。赶到医院时,病床上的师兄状态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差。“他没有带氧气管,也看不出来很瘦,因为输液浮肿。”但事实上,高金鑫的体重已经从160斤骤降到了120斤。

“开口第一句话就问他的烹饪化学课谁来带。”程志江知道,师兄这是在跟他交代后事,但也明白,此时,唯有工作和学习能让师兄觉得生命长度是无限的。“你放心,一切都能安排好,你在医院好好养病。”聊了20分钟,程志江哽咽到再也说不来更多的话。

“他不善交际,一心学问,痴迷专业,所有的事情都自己解决,又倔又认真。”程志江回忆起高金鑫的日常:床头、办公室、有空位的地方总是摆满了书,伏案埋头是常态。但高金鑫不是纯粹的“书呆子”,他喜欢亲身参与实践,喜欢和别人讨论,遇到问题时喜欢听取别人的意见。

“他2012年就读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与葡萄酒工程专业的博士,师从李华教授。师兄曾说他最敬佩的人就是李华教授,他喜欢李华教授身上那种做任何事情都能专注、认真、敢拼的状态,”程志江说,高金鑫完美地继承了这些特质。

“不破楼兰终不还”是高金鑫的行事风格。在跟进红火龙果酿造工艺研究项目时,为了搞清楚火龙果有效的抗氧化成分、与葡萄色素的区别在哪里这些问题,他常常会阅尽古今资料,甚至是医书。“他面对一件事情、一个课题,会埋头钻研,直到解决。”

“他是我的兄长,也是我的师长,是影响我一生的人,也是影响很多人一生的人。”

程志江讲述了一件“小事”。年前,程志江朋友的女儿因为学业深受抑郁症的困扰,程志江便请高金鑫帮忙开导。

高金鑫手写了一页纸,列出了四个问题以及应对措施,这成为了救赎一个女孩灵魂的箴言:从211、985毕业不代表你就找到了好工作,不代表你就能成功。但同样,不从名校毕业也不代表你就失败了。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要打破思维的“护城河”,你的价值不取决于你未来能挣多少钱,而取决于你能为这个社会做什么……

女孩最终从抑郁的阴霾中走了出来。从那之后,来找高金鑫帮忙开导的家长也越来越多。程志江说:“师兄从教十余载,教过的学生数以千计,他的思想和行动,会让很多学生受益终身。”

2015年,高金鑫被诊断出肝病。在2022年肝癌晚期病危住院之前,他从未向学院透露过病情。这期间,他攻读博士、教学科研、指导学生大赛、开展社会服务,从来没落后过半点。

“只记得高老师当时头有点晃,消化有点不好,当时高老师说都是小毛病。”河南亿欧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姜辉如是说道。

姜辉是河南职业技术学院校企合作项目中的一员。2021年,姜辉的公司和高金鑫开展了红火龙果酿造工艺研究,两个人成为了经常“搭伙”的朋友。

姜辉一直当高金鑫是良师益友。他印象最深的是高金鑫说的一句话:“我们的目标就是把火龙果吃干榨净!”为了这句话,他们跑遍了全国各地考察调研。“高老师最让我佩服的就是他能以非常高效的状态迅速进入到一个领域,全神贯注,潜心钻研。”就这样,红火龙果的工艺酿造研究从工艺初试顺利过渡到中试以及生产前的调研与准备阶段。

这一路上,他们攻克了很多技术难关,也失败了无数次。“我们当时同时开展了6个实验,失败了4个,成功了2个,在经过失败复盘之后不断改进方法,最终看到了胜利的彼岸。”

高金鑫“隐藏得很好”,他从来没在同事、学生、领导面前表现有任何不对劲。肝癌需要长期服药,药不离身,他也从来没在任何人面前吃过药。

“高老师的状态一直都很乐观,我察觉不出他有任何的思想负担。”姜辉说,项目攻关遇到困难时,高金鑫还经常鼓励自己不要放弃。“是什么样的信念和力量,能支撑起高老师如此强大的内心,让他能以这么泰然的心态对面对生命的消亡。”

“他轻轻地来,又轻轻地走。但给无数的企业带来了希望。”姜辉说。

2015年12月,高金鑫和河南立达老汤食品有限公司合作肉味精粉天然浓缩生产路线及其应用市场的研发,实现了肉味香精由化学合成向天然浓缩生产路线的转变以及应用市场开拓的瓶颈技术的突破;2020年,和湖北锦鸿生态农业有限公司合作神龙葡萄酒酿造工艺研发,在葡萄酒种植、生产、陈酿方面均取得良好成效;2018年,和郑州颐顺轩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开展国宴文化研究,获得了8个菜品专利……

高金鑫是上个世纪60年代出生在穷山僻壤的孩子。“放牛捡牛粪,砍柴挣工分”是那个年代山里娃娃的真实世界。

从“令人骄傲”的“山凤凰”,到“多人羡慕”的硕士生,再到“刮目相看”的博士生,作为高金鑫的伴侣,田野见证了高金鑫从知识贫穷的人生洼地,走上精神富有的康庄大道的奋斗历程。

“我们既是夫妻,又是同学和校友,更是在一起学习、生活、工作的‘战友’。”田野眼中含泪。

一路走来,“知识改变命运”的精神力量支撑高金鑫不断前进,他也想让更多人用知识改变命运。田野说,“一件衣服太贵他不舍得买,但包罗万象的书籍他毫不吝啬。”

哪怕在生命的最后时光,高金鑫始终与书籍形影不离。癌细胞扩散时,高金鑫承担了留学生课程,他对着田野自豪地笑了,随后立刻买来《厨房情景英语》,伏案学习。

作为教师,高金鑫用辛勤、苦涩、奋斗、拼搏诠释求知的兴趣与快乐,并一直在用自己的人生经历教育曾经迷茫的孩子们,做好学生们的“求知引路人”。

“他说老师的人格、品质和修养远远胜过华丽的语言。”田野打心底里崇拜高金鑫。因为他从骨子里渗透出“身教胜于言教”的典范,他把每一个学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用自己的言行举止,感染学生心灵,传递正能量,这也是每位学生家长的愿望和心声。

“他说生活在小康社会的幸福年代,你没有理由不求知,生活在日新月异的崭新时代,你没有资格不奋斗。他始终想为学生、学校、企业、社会做点儿事,想把知识和技术转化为生产力,想充分发挥自己最大的价值。”

“他说等他退休了,我们自驾游,或者回老家建设属于自己的酒窖……”田野心中万分悲痛。

“他没有忘记自己的来路,所以用心去教育迷茫的学生;他没有忘记自己的理想,所以用情去感化失落的学生。但他唯独忘记了自己的健康,他带走了我们的愧疚与责难,也带走了我们这个家所有的憧憬和理想。”

高金鑫的学生余涛觉得,老师是学校里难得的“烟火气”。

河南职业技术学院烹饪食品与健康学院共有7名专职讲师,高金鑫是其中一个。高金鑫理论课教授烹饪化学,实践课教授学生烹饪颠锅。

“老师硕士期间主修物理化学,博士读的是葡萄酒专业,大家都叫他‘博士大厨’”。让于涛印象最深刻是,在课堂上,老师能一手写汉字,一手写化学公式。

很多人认为从事烹饪行业就是“火夫”,但高金鑫认为行业无贵贱,他也是这么教导学生的。

在余涛看来,高老师很不一样。“高老师既能做科研,又能讲授烹饪工艺,是一个全能老师。”

“一般来说,像高老师这种在行业内造诣很高的人,不会愿意再去碰锅碗瓢盆,但他总能俯下身、沉下心,教授学生烹饪、颠锅这些具体的、基本的技能,事无巨细,亲身示范。他还经常和学生打成一片,带领学生去野外实地考察。”

高金鑫是信阳光山人,说话带有口音。为了让学生听清自己讲课,他从头开始,一点一点学习普通话。余涛说:“但现在,再也听不到老师说话了。”

高金鑫的办公室桌上,宝蓝色的茶杯摆放端正,旁边竖着支毛笔,书法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桌子左上角,有他教授的专业课书籍,此外,别无他物,一如他生活的简单。

2021年年尾,高金鑫因为病情,工作总结未能完成。我们从2020年总结报告中可以窥见他的部分人生轨迹:他写了自己在抗疫中的执勤,写了他的教学任务,写了自己的锅功训练,写了自己的专利,写了自己的感想……

或许,伟大就发生在高金鑫的周围。他的伟大是一种简单,比如抗疫中认真完成执勤任务,帮助学生出学费、全程指导学生专升本考研就业、帮助学生创业,再比如帮助企业解决技术难题,而让这种简单能够在现实中落地,生根发芽,桃李满天下,本身就是伟大。

如今,象牙塔里的“烟火气”走了,没有太多人知道。

但他留下的余味,正如酒酿回甘,浸润校园,永绕心间。(文/陈欣欣)

高金鑫博士,祖籍河南省光山县罗陈乡韩岗村卢大店队。1966年3月24日出生。1975年至1980年在河南光山县韩岗小学上学,1980年至1983年在河南光山县文殊中学上学,1983年至1986年在河南省光山县高级中学上学,1986年至1989年在河南职业技术师范学院上学,1989年在濮阳职业技术学校参加工作。2009年郑州大学物理化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同年调入河南职业技术学院,任智慧健康学院专职教师,讲师职称。2010年6月加入中国。2018年西北农林科技大学葡萄酒专业取得博士学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